新技术在数字政府建设中的应用:成效、瓶颈与对策

来源:网络安全和信息化 时间:2021-07-15

建设数字政府,本质上是以5G、区块链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,以政府服务场景为牵引,以政务数据治理为关键,通过重组政府架构、再造政府流程、优化政府服务,全面提升政府经济调节、市场监管、社会治理、公共服务、环境保护履职能力,促进政府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我国在新技术领域拥有良好基础,政府如何让新技术较好地应用到数字政府建设之中,让创新更多惠及全社会,对于推进政府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意义重大。

数字政府建设中新技术创新应用取得的成效

近年来,各地积极运用新技术全力推动“网络通”“数据通”“业务通”,在业务流程优化、管理模式创新、服务水平提升等方面开展探索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

1.大数据助力政府决策更有“深度”

大数据技术主要应用于数据分析决策系统、信息共享平台以及业务系统等,助力科学决策、精准治理、协同治理和危机应对。如,疫情防控期间,浙江省率先推出疫情风险地图,依据风险等级设置五色地图,帮助公众更好理解和判断疫情。杭州“城市大脑”汇聚了70余个部门和企业数据,上线智能交通、便捷泊车等48个应用场景,建成148个数字驾驶舱,助力杭州交通整体拥堵排名降到第35位。贵州建设精准扶贫大数据支撑平台,打通了公安、工商、交通等13个部门间的“信息孤岛”,实现扶贫数据和信息的相互关联。

2.5G技术助力管理服务更有“速度”

近年来,各地纷纷布局“5G+数字政府”,积极打造数字政务大厅,在法院、海关等委办局也陆续开展个性化试点。如,深圳推出高校应届毕业生落户“秒批”服务,超5.4万名非深户毕业生通过“秒批”取得了深圳户籍。广州南沙区首推5G政务应用的政务中心,实现了群众现场办事“毫秒办”。宁波市打造首个5G智慧海关,提高了验封数据交换、解封指令、密钥下发效率和稳定性,提高货物查验放行效率。黄埔海关对16种原产地证书实行智能审核,实现了原产地证书“7x24”小时、365天全天候办理。

3.区块链助力政府监管更有“力度”

当前,各地政府纷纷利用区块链拓展身份认证、信息公开、社会应用监管等数字政府应用场景,提高政府管理效率、降低运营成本。如,北京建成“目录区块链”系统,通过“上户口”“立规矩”“建闭环”等一系列“组合拳”,不动产登记压缩到了1天。浙江搭建全国首家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,实现电子票据的生成、传送、存储和使用全过程“上链盖戳”。雄安新区上线区块链房屋租赁应用平台,挂牌房源信息、房东房客的身份信息及房屋租赁合同信息相互验证、无法篡改。

4.人工智能助力政务服务更有“温度”

人工智能技术在促进电子政务处理流程简单化、提供个性化、人性化公共服务方面表现突出,尤其是指纹认证、人脸识别等场景应用成效显著。如,广州将非接触式人脸识别技术应用于养老金领取资格认证,退休人员一分钟即可完成远程身份核验。上海长宁搭建了“长宁智能服务平台”,整合了195项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办事指南,为市民提供基于智能语音技术的人机互动咨询服务。杭州电子税务局提供的智能客服机器人可通过3D化的虚拟客服代表,提供拟人化主动服务,累计为杭城市民提供服务124万余次。

新技术创新应用需破解四个瓶颈问题

1.新技术应用冲击现有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

随着新技术的广泛应用,现有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已无法适应甚至制约了新技术的推广应用。如,区块链技术对著作权制度、网安法、物权法、合同法、金融法等带来一定冲击。人工智能算法无法找到相应法律依据,数据捕捉和优化对数据隐私和安全相关法律法规构成了威胁,引发了失业和歧视、技术责任认定和履行以及其他隐性问题。5G商用牌照发放、全国层面法律法规支持建设、频率清理和用电优惠政策等方面亟待加强。此外,涵盖数据采集、描述、存储等方面标准基础框架尚未形成,导致数据难采集、难汇聚、难管理、难应用。

2.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尚存技术壁垒

当前,我国公共数据的编目、归类、采集、汇集等方面均存在指标口径差异、技术标准不一, 导致数据难共享、难整合。因缺少统一元数据标准, 不同系统、部门间数据兼容性欠缺, 导致数据流通性和共通性弱,造成数据封闭现象。如,浙江省新型肺炎公共服务与管理平台上线后,对于数据是否省市区统一采集和共享利用未做明确规定。从数据对接共享来看,因对接机制缺失、范围不广、数据不足、应用不深、标准不一、渠道不畅等,引发政府和社会共享意愿不强、共享利用不充分等问题。从数据质量看,不少数据存在更新不及时、不完整、不准确、不一致等问题,影响公共数据开放利用的深入推进。

3.网络和数据安全挑战升级

随着新技术的深入应用,数据集中化、透明化、网络化加大了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泄露风险。首先,大数据一体化平台建设网络联接广泛、量大,从底层硬件、操作系统到数据库、应用系统,难以预测的网络攻击加剧。其次,新技术应用会触及身份、行为、财产、社会关系等隐私信息,数据采集、分析、整理、交换过程极易面临攻击和隐私泄露风险。此外,我国约90%的芯片和元器件、超60%的防火墙和加密机,以及通信骨干网络中超70%的网络设备来自进口,操作系统、专业软件、大型应用软件以及其他高端技术服务等方面仍依赖进口,导致数字政府建设存在潜在风险和深层次隐患。

4.数字人才面临结构性短缺

目前,适应数字政府建设要求的新型技能人才以及技术型、管理型、复合型人才需求缺口巨大。首先,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大数据等数字技术人才供给吃紧。TDU研究显示,至2025年中国数据人才缺口将达到200万。工信部统计,到2030年,我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将达500万人。据调研数据显示,2018年4季度,国内区块链核心达标人才总数不足200人,呈“重灾人才荒”。软件人才每年供需差达20万人。其次,公务员和专业人才数字能力亟待提升。目前,很多政府部门领导缺乏数字政府运营理念、知识和能力,且技术人才缺口大。一些地方组建了专业数字政府运营公司,但因人员不足、流动性强、政务业务不熟等,无法很好地支撑信息化建设需求。

深化数字政府建设中新技术创新应用的五点建议

1.提高基于数字平台的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能力

发挥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新技术应用在促进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中的赋能作用,需要建立高效统一、融合互通、兼容性强的数字平台作为支撑。一是采用数据中台架构建设大数据融合、治理、分析、可视化、服务等平台。以业务视角出发,基于数据中台进行智能化构建数据、管理数据资产,对多渠道多源数据进行统一汇聚接入、编目管理,对多种类、多格式标准不统一、繁杂的数据进行清洗、转换,提供统一标准的数据调用、数据监控、数据分析和数据展现等服务,在打通数据交换壁垒、分离业务逻辑的同时,规范数据共享交换接口,形成数据资源流通全程闭环管理。二是探索建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可信交换平台,构建面向政府数据和社会数据的高可信共享模型、高精准集成机制、高效率融合机理,推动形成基于区块链的数据交换共享标准体系,实现政务数据和社会数据可信交换与共享融合。三是强化公共数据治理。完善公共数据共享交换机制,加强数据质量和数据安全管控,实施公共数据集中统一管理。建立完善的公共数据质量管控体系,对数据采集、存储、加工、应用等各环节进行监控,强化数据全生命周期管理。完善与政务数据公开、整合共享相关法律法规、管理制度和标准规范,确保公共数据开放利用有法可依,有章可循。

2.深耕基于新基建智慧城市应用场景

积极推动以5G、人工智能、数据中心、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基建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相结合,加快在政务服务、民生服务、城市治理等重点领域的推广应用,提高政府治理和服务效能。一是建设基于多技术融合赋能的城市大脑,以城市治理需求为导向,汇聚城市全量数据,统筹整合分散的业务系统,打造集城市综合运行态势感知、决策分析、监测预警、应急指挥与协同处置等功能于一体的城市运行指挥中枢。统筹规划可信身份认证、公共信用、公共支付、电子签章、地理信息服务等一体化公共支撑平台。集成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等技术平台,提供统一的基础工具、数据分析、模型算法、应用开发服务等支撑。深化城市大脑应用,探索形成基于“中枢系统-数字驾驶舱-应用场景”的城市全周期管理模式,提高城市科学化、精细化、智能化管理水平。二是探索基于区块链的数据共享模式,推动区块链在政务、民生、城市治理等领域的落地应用,构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信息交互平台,借助区块链、智能合约、安全沙箱、工作流引擎等关键技术,使得数据安全传输,计算流程可控,计算环境隔离,操作可追溯,实现政务数据跨部门、跨区域共同维护和利用,促进业务协同办理。三是统筹建设物理分散、逻辑统一的新型智慧城市大数据中心体系,为城市治理提供统一计算、存储、网络联通等技术支撑。整合城市全域结构化、半结构化和非结构化数据,推动与国家共享平台的对接,形成统一规范、相互兼容、互为补充的城市大数据资源体系。以政府、企业、个人等多层级应用服务为牵引,丰富数据分析、数据开放共享、数据服务支撑等标准化技术服务模块,支持开展数据资源关联分析、开放利用和价值创造,推动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建设加速从业务驱动向数据驱动演进。

3.完善新技术应用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

研究制订新技术、新应用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,引导技术自身安全、网络安全、隐私伦理等方面规范应用。一是健全新技术应用相关法律法规。如制定人工智能基本法和产业促进法等,明确技术应用规定,出台人工智能产品伦理审查办法、产品设计指南等规章,防范因技术应用引发的社会问题。完善技术、数据和场景应用等安全相关法律法规,明确技术开发、使用、管理各环节权利义务和责任范围。部署5G应用规划,完善5G技术与融合应用法规制度。二是完善新技术应用相关标准规范。如制定基础关键、数据处理、数据安全、数据质量、产品和平台、应用服务等方面标准。建设人工智能领域融合标准体系,建立完善基础共性、互联互通、行业应用、网络安全、隐私保护等技术标准。加快推动区块链领域重点标准研制和应用推广,构建完善区块链标准体系。

4.建立健全网络和数据安全保障体系

一是探索构建数字政府安全运营保障体系。从“数字政府”建设全局出发,研究设计贯穿建设、运营、管理不同阶段,覆盖基础设施、网络、系统、数据和平台等全要素空间多层次、多维度的主被动相结合的“数字政府”安全体系。二是建立健全网络和数据安全相关法规制度。贯彻落实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》《党委(党组)网络安全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》,制定《数据安全管理办法》《网络安全审查办法》。推广数据管理能力的国家标准,强化电子政务信息资源共享数据安全风险管理,加强政务信息资源采集、共享、使用的安全保障工作。三是培育安全可控的电子政务产业链。引导信息技术企业加大基础设施、支撑平台、数据安全的自主创新力度,培育自主可控的新一代信息技术、产业和生态体系。支持地方和部门在电子政务建设中,积极推进国产化软硬件产品替代,以应用促进产业和技术创新升级。

5.加强数字人才队伍建设

人才是未来数字政府建设所需各类要素中最重要的。要以应用为导向,构建起深度联合的数字政府人才培养培训体系,努力解决数字人才供需不匹配等问题。一是完善数字人才培养与激励机制。引导高校学科设置向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等信息技术领域倾斜,加强师资和教研人员引进和培养力度。在重点院校、科研机构和大型企业,建设一批产学研相结合的专业人才培训基地,联合培养数字技术开发应用、“数字技术+”公共管理、“数字技术+”业务创新等领域急需紧缺人才。推进适应新技术创新发展和应用的人事制度、薪酬制度、人才评价机制改革,鼓励数字人才有序流动。二是加快复合型数字人才队伍建设。在公务员队伍和企事业单位招聘中加大数字化、信息化人才比重。加大公务员数字技能培训力度,提高软件编程、大数据分析、数据安全等数字技能培训规模,将数字技能水平纳入公务员培训和考核体系。构建终身学习数字化平台体系,开发一批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平台,方便公务员、技术人员随时随地学习。